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李洪志面前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圖)

發布日期:2019年03月12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黎偉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提出的這個問題,是緣于李洪志《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2018年6月21日)中的這樣一段師徒對話:

  弟子:這些年我們本地離世的同修不少,包括一些在本地發揮大作用的協調同修。有些病業走的同修從內心來說是不想走的。大家普遍認為其中原因之一,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因素。

  師父:我講了,有些人失去生命啊是給別人看的,是為了修別人的;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并不是這個人沒做好。但是呢,也有確實在修煉上放松的,這都是教訓了。……我發現了舊勢力在鉆這個空子、在迫害學員。……也不象你們想的那樣,事事神、師父都能包攬你,有些因緣復雜到都不好說。

  在這段文字中,弟子先擺出“本地離世的同修不少,包括一些在本地發揮大作用的協調同修”這一事實,覺得“發揮大作用”的精進者不應該被疾病奪去性命。“有些病業走的同修從內心來說是不想走的”一句,既為那些因病早逝的同修感到悲哀(他們可是信師信法的忠誠弟子,“不想走”卻偏偏過早地“走”了,情何以堪),恐怕也是曲折地表示對師父的不滿吧。要知道,常人有病求醫,大法弟子有病不看醫生,交給師父安排,結果是“大法神”活不過常人,精進弟子紛紛短命夭亡。

  提問的弟子最后強調一句:“大家普遍認為其中原因之一,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因素。”為什么要強調“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因素”呢?這一強調的背景是什么?竊以為,它的背景是李洪志對弟子的種種承諾。眾所周知,李洪志對弟子有過“清理身體”、“性命雙修”、“延年益壽”、“青春長駐”、“永葆生命”、“法身保護”、“地獄除名”等承諾,按照這些承諾,大法弟子不可能因病早逝。可“(因病)離世的同修不少”將這些牛皮謊言一下了捅破了。

  李洪志又是怎么為自己的好吹大牛、輕諾寡信作狡辯的呢?一是稱有些人是“失去生命啊是給別人看的,是為了修別人的”(奇葩理由,十分可笑,不值一駁);二是稱是舊勢力在鉆空子迫害學員,是舊勢力的安排(下文詳駁);三是稱“不象你們想的那樣,事事神、師父都能包攬你”,明確承認自己不可能“事事神”,無法什么都“包攬”(下文詳駁)。李洪志說因病早走的弟子“面對迫害……很無奈”,其實也是變相承認自己面對這“不可抗拒的因素”也很無奈。

  然而,李洪志恰恰忘記了,他還吹過其他一些更大的牛皮,那些“更大的牛皮”將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的狡辯砸了個稀巴爛。

  先說“舊勢力”這個最主要的“不可抗拒的因素”。李洪志杜撰出“舊勢力”目的就是用它做擋箭牌,“舊勢力”成了個筐,什么都往里裝。“舊勢力”這個筐雖然很爛,卻替李洪志裝了很多邪貨。說白了,“法輪功”四處碰壁,大法徒圓滿無望,癡迷者病亡禍死,等等等等,都是“舊勢力”惹的禍。然而,李洪志早就宣稱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舊勢力”已經被他“淘汰至盡”了。謂予不信,有截圖為證:

 

  《2003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截圖

  按截圖中“舊勢力在當前哪,已經被徹底的淘汰至盡”這句話(請注意“徹底”與“至盡”這兩個詞),早在2003年7月20日即《2003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出籠之時,已經不存在什么“舊勢力”了。為什么了15年后(巧得很,相隔15年,都是“華盛頓DC法會講法”),“舊勢力”仍然存在,而且鉆空子、迫害學員,讓“宇宙主佛”很無奈呢?再請注意“從最高形式一直到它們舊勢力所安排的那些個不同層次上參與正法、左右正法的那些個所謂的神、變異的生命,都被淘汰至盡,沒有了”這一句,它是說聽命于“舊勢力”或由“舊勢力”安排的手下,也都“被淘汰至盡,沒有了”,那試問,既然如此,又是誰來“迫害學員”呢?還有呢,上面的截圖中,李洪志躊躇滿志地表示“我能夠掌握這一切”,“(舊勢力被淘汰至盡)不是我不慈悲”,言下之意,是李洪志用他的“霹靂手段”將“舊勢力”徹底淘汰了。這就怪了:那為什么15年后“舊勢力”又死灰復燃,成了“不可抗拒的因素”,厲害得讓“李主佛”徒嘆“無奈”呢?

  再說“不象你們想的那樣,事事神、師父都能包攬你”的問題。有必要首先指出,“事事神”、“(師父)能包攬”不是弟子們的想象,而是李洪志的自吹。比如:“因為我有無數的法身,具備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現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允許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轉法輪》)這段話既吹自己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事事神),又承諾弟子有師父法身保護,“不會出任何危險”(能包攬)。至于“我的法身已經多的無法計算了,別說這些學員,再多我也管的了。”(《轉法輪》)更是“全員包攬”。

  不過,分量最重的是下面這段由李洪志吹出的宇宙級“神通牛皮”:“我告訴大家,真正的你自己在把握著,但是力量不夠,甚至無能為力……所以就得師父看著你、幫助你,把握著這一切。不止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著一切,包括從無到有……從微觀到洪觀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管是多高的神,都控制在那里。宇宙的形式、世間的形勢,從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現什么狀態就什么狀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2011年《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瞧這話有多牛!無論微觀、宏觀,無論宇宙、世間,無論神仙、凡人,無論高層低處,盡在“李主佛”把握之中,這不就是“事事神”么?至于“你自己……力量不夠,甚至無能為力”,“師父看著你、幫助你,把握著這一切”,這不是大包大攬是什么?在“最根本上我把握著一切”的李洪志面前,哪還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因素”的立足之地呢?既然李洪志能夠做到 “想出現什么狀態就什么狀態”,那為何不讓“沒有一個大法弟子因病早死”的狀態出現呢?

 

  2011年《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截圖

  綜上所述,弟子在法會上公開提出“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因素”,間接打臉“師父”,讓李洪志陷入了兩難境地:如果承諾在他這尊“宇宙主佛”面前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那就說明先前那些自我神化的“講法”全是謊言和牛皮;如果仍然堅持自己的“神通牛皮”,那就無法解釋為什么有“不少”弟子甚至骨干弟子因病早亡李洪志卻無可奈何。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