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法媒:“法輪功”和李洪志的發財之路(三)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4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Jan Van Der Made 上海靜怡(譯)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核心閱讀: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網站(RFI)2019年5月13日刊登記者Jan Van Der Made的長篇調查報告《神韻:一邊公開反共,一邊秘密撈錢》(Shen Yun: Fighting Communism - and making a stack on the side)。調查報告從“法輪功”的神韻演出著手,通過梳理神韻藝術團、“法輪大法協會”和“法輪功”美國老巢龍泉寺(含飛天藝術學校)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以及龍泉寺與美國當地居民的緊張關系,查明“法輪功”和李洪志利用反共招牌,通過逃稅手法,將神韻演出大部分收益流向了美國老巢龍泉寺,并得出結論:李洪志就是神韻演出的幕后推手和受益人。需要指出的是,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的這篇調查報告刊出后,“法輪功”氣急敗壞,于5月20日以“法輪功之友”的名義,發表公開信,指責法國國際廣播電臺過分關注神韻的情況,忽視“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并莫名其妙指責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的調查報告中附帶了中國的反邪教宣傳畫,再次暴露出“法輪功”容不下媒體批評質疑的邪教本質。本網分三部分刊出全文翻譯,此篇為第三部分,主要講述“法輪功”美國老巢因缺少公德,與當地官民之間關系非常緊張,而李洪志通過所謂的神韻技術專利和藝術指導,成為神韻演出的真正受益人。

  前文見:

  法媒:“法輪功”和李洪志的發財之路(一)(附超鏈)

  法媒:“法輪功”和李洪志的發財之路(二)(附超鏈)

  鹿苑鎮的糾紛

  紐約州北部卡德貝克維爾建筑群的大規模新投資計劃表明,該組織財務運轉良好,當地居民對此則表示非常失望。

  他們最初(對待“法輪功”的)熱情很快就消退了。很明顯,這些新來者并不打算繳納任何組織稅——龍泉寺佛學公司、飛天藝術學校和神韻表演藝術團均注冊為“501(c)3非營利性組織”,因為從事“宗教”和“教育”活動可以免稅。

  附近居民凱查姆(Ketcham)說:“他們從稅單上奪走了數百英畝的土地。這樣一來,我們這些人必須彌補稅收上的差額,每天要花掉更多的錢。”

  “法輪功”在遞交的《環境影響報告草案》(DEIS)中,提出了龍泉寺建筑群的最新規劃開發項目,其中包括一座40萬升/天的污水處理廠、一座為神韻演藝中心而建的920座音樂廳、一座有30個房間的宿舍樓以及一個停車場。

  克里斯托弗·莫里(E. Christopher Murray)表示:“這就像把一座城市放在一個鄉村的中心地帶,改變了整個區域的特色。”那些對建設活動不滿的鹿苑鎮居民聘請他為代理律師。

  鎮政府會議

  2019年4月10日,在鹿苑鎮政府召開的一次會議上,當地居民們表達了他們的擔憂,約有50人發言,大多數人譴責龍泉寺在《環境影響報告草案》中提出的最新開發計劃。

  目前居住在鹿苑鎮的曼哈頓喬伊斯劇院前節目總監馬丁·韋克斯勒(Martin Wechsler)說:“神韻舞蹈公司演出世界聞名,龍泉寺(這樣的地方)供養不起他們計劃中的演出。”

  他指出,一家大型劇院需要餐飲設施,而這些設施在計劃中卻沒有說明,將會對“垃圾處理和交通方面造成顯著的負面環境影響”。

  肯·波拉德(Ken Porada)已經在當地生活了30年。他說:“蓋雷山路原本就是田園式的住宅區,并不是為每年接待成千上萬游客的建筑群而構建的。”

  另一位居民卡倫·尼爾森(Carlon Nielsen)也說:“污染會很可怕。誰來負責監督?”

  來自龍泉寺的廢水污染了特拉華河上游的一條小河巴希爾河。圖片來源:特拉華河流保護網

  鹿苑鄉村聯盟代表格蕾斯·伍特德(Grace Woodard)說:“龍泉寺自詡會給我們這個地區帶來文化,但我們鹿苑人并不買賬。鹿苑鄉村聯盟反對(他們)擴建。”

  接受法國國際廣播電臺采訪的另一位居民杜桑卡·馬魯西奇(Dusanka Marusic)總結道:“他們非法進行修建,不遵守區域法律,無視對環境的影響,破壞動物棲息地,用噪音、污染和過度開發激怒鄰居。”

  同時,環境監察機構“特拉華河流保護網”的瑪雅·范·羅森(Maya van Rossum)指出,紐約州環境保護局應該承擔部分責任,因為該局“沒有加強執法力度”,沒有監察龍泉寺過度擴建(出現的情況)。

  “抱歉我今天才聽說”

  2019年4月10日,一些“法輪功”支持者在鹿苑鎮政府會議上發言表示遺憾。

  “我為每天(給你們)帶來的麻煩感到抱歉。”一位自稱在中國坐過監的“法輪功”信徒胡雪莉(Shirley Hu)承認人們提出的擔憂,但她又認為龍泉寺“真的拯救了很多人”。

  其他“法輪功”信徒則公然挑釁當地居民。飛天藝術學校的教師嚴開新(Kaishin Yen)聲稱:“人們當然擔心河流,但是環境同樣也得適應人類,因為人類的數量比鱒魚還多。”

  原“法輪功”發言人蓋爾·瑞克林(Gail Rachlin,系李洪志的美國后臺老板——譯注)居住在該地區,是一名房地產經紀人。她強調稱:“法輪大法搬到我們地區只會增強該地區的實力。”

  對“法輪功”持支持態度的利亞姆·奧尼爾(Liam O'Neill,實為“法輪功”美國骨干分子,也是“法輪功”老巢龍泉寺的代表——譯注)曾在鹿苑鎮理事會任職,他指出龍泉寺有助于鹿苑鎮的經濟發展。

  “法輪功”的“麥加圣地”

  但這無法說服龍泉寺的批評者們,他們抱怨越來越多的“法輪功”信徒在龍泉寺附近購置房產。

  一位“法輪功”信徒曾告訴當地居民凱查姆說,龍泉寺之于“法輪功”信徒,正如圣地麥加之于伊斯蘭教信仰者,“每個人都在盡可能靠近它”。

  同時,當地居民也批評了這個建筑群本身的封閉性。

  凱查姆說:“甚至連當地的一些信徒也沒有進去過。”

  他描述了“鏡頭朝外”的監控器是如何安裝在建筑群周圍“幾乎每棵樹上”。他說,2006年,也就是飛天藝術學校和神韻表演藝術團正式注冊成功那年,龍泉寺第一次舉辦“開放參觀日”,之后就閉門謝客了。

  一個進入過龍泉寺的承包商理查德·亞伯(Richard Aber)說他“看到一扇由AK47把守的大門”。

  他說:“他們在那要槍干什么?難道沒有警察保護他們嗎?”

  對于為何不允許當地居民進入龍泉寺內,“法輪功”發言人張爾平則告訴記者說:“建成后應該會向公眾開放。建筑工地禁止他人進入,這難道不對嗎?”

  但目前還不確定龍泉寺的開發計劃能否獲批、何時獲批。據律師默里(Murray)說,最終裁決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與此同時,龍泉寺在未獲核準的情況下仍在繼續施工。嚴開新說:“不管你喜不喜歡,鹿苑鎮的未來都會不斷發展。”

  鹿苑鎮負責人加里·斯皮爾斯(Gary Spears)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回復了采訪請求,但他表示無法對此發表評論,因為該鎮“目前正與龍泉寺發生糾紛”。

  紅色海嘯

  但是,那些在巴黎議會宮觀看神韻色彩絢爛表演的文化愛好者們,其感受與紐約州北部的爭議大相徑庭。

  在一場古代場景的童話劇中,以下這幕令人頗覺突兀:一座現代都市的天際線突然被巨大的紅色海嘯淹沒,海嘯轉化成卡爾·馬克思留著大胡子的頭像,隨后被一個模糊的、類似李洪志的人物形象發出的一道閃電抹去。

  巴黎議會宮常客奧黛麗猜測說:“這是針對中國政府的吧?”

  “傳遞什么信息?他們反對他們(中國)的政治?他們不是像以前那樣只想宣傳文化嗎?不管怎么樣,對我來說這只是藝術。”奧黛麗一邊說一邊匆匆回到座位上。

  神韻神秘的藝術總監:D.F.

 

  “D.F.”神韻“藝術總監”及創始人。圖片來源:神韻2019年法國演出節目單

  《2019年神韻法國演出之旅》宣傳冊的前言出自只用首字母“D.F.”代號的男子之手。該手冊稱,D.F.是“藝術總監”,同時也是“神韻的創始人”,自神韻2006年創辦以來,由此人設計演出服裝,他也是舞蹈團的負責人。除此之外,該宣傳冊還寫道,“他以中國5000年的文化精神為指引創作了許多杰出的樂章”,是“已經失傳的正宗美聲唱法”的“大師”,也是紐約飛天學校的名譽教授。

  前言中的圖片與“法輪功”頭目李洪志極其相似,但由于此人戴著墨鏡無法確認。而且,為什么他的名字縮寫為“D.F.”而不是“L.H.”?(注:D.F.是“法輪大法”的縮寫,李洪志自認他就是“大法”的化身——譯注)

  經過一番搜尋,答案就來了。在這本宣傳冊的第23頁,有一則關于神韻表演引以為豪的簡短解釋,即他們自己的“發明”:一個“可以使動畫背景和舞者互動”的數字布景。

  實際上,這不過就是舞者朝著一個巨大的顯示屏跑去,然后跳進地板和屏幕之間的縫隙里消失。就在他們消失的那一刻,一個真人大小的演員影像在屏幕上彈出,完美銜接演員的動作,比如飛起來或者變形化作一條龍。這種數字化布景申請了“美國專利第9468860號——神韻藝術總監D.F.發明”的專利。

 

  神韻的電子舞臺布景說明。圖片來源:神韻2019年法國演出節目單

  神韻的電子舞臺布景專利表。圖片來源:美國專利局

  通過美國專利商標局網站數據庫搜索,這個“數字布景與舞臺表演相結合的系統和方法”,發明者正是“美國紐約州卡德貝克維爾的李洪志”。(完)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