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潛逃美國后 李洪志和他的“輪子王國”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5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若文 上海靜怡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法輪功,又被稱為“法淪大法”,90年代起源于中國。創始人李洪志聲稱,修煉法輪功能強身健體,得道成仙,通過對信徒們實行精神控制,來達到自己的斂財目的和政治野心。他曾宣稱:人類毀滅了81次,地球即將爆炸,只有他才是最后的救世主;生病不能吃藥,法輪功才能解決;法輪功也是凌駕于一切之上的“正法”……

  在中國,有上千名法輪功習練者因生病后拒絕就醫而死,數百名習練者自殺甚至自殘,三十多名無辜者被殺害……法輪功造成的危害罄竹難書。

  1999年7月22日,法輪功被依法取締。時間過去了20年,這個無惡不作的邪教,并沒有就此銷聲匿跡,而是在李洪志潛逃美國后,在西方反華勢力的支持下繼續活動——愚弄民眾、肆意斂財、造謠生事、抹黑中國、隨意玷污著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

  血腥荒誕的舞蹈團體

  2019年5月13日,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網站刊登了一份調查報告——《神韻:一邊公開反共,一邊秘密撈錢》,這篇報告詳細描述了“神韻藝術團”與“法輪功”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

  

▲刊登在網站上的調查報告,圖源: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牢房里,女孩躺在地上,五名身著綠色制服的暴徒圍著她暴跳,他們的制服后背是象征中國共產黨的鐮刀和錘頭標識——標識是顛倒著的。”

  “他們痛毆女孩,然后用木棍和繩子做成的刑具折磨她。突然,一個人拿著白底紅十字醫用箱走了進來。看守們把女孩綁在桌子上,那名‘醫生’手持一把刀,取下了女孩的眼珠,隨后用一塊布把她的頭包起來,布上染著鮮紅的污漬。”

  

▲“神韻演出”中的暴力場景,意在抹黑中國警察對“法輪功”人員進行所謂的迫害。

  上述表演中殘忍的一幕幕,讓巴黎議會宮大禮堂不明真相的觀眾不寒而栗。他們原以為看到的應該是如宣傳中所說的那樣光彩而奪目的中華傳統文化表演——畢竟伴隨中國的強大,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對這個東方巨龍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但沒想到,等待他們的卻是如此血腥而殘忍的畫面。

  這是一場來自法輪功“神韻藝術團”的表演,主辦者稱,表演的主題是復興五千年神傳文化,藝術靈感起源于“儒釋道”,稱將表演的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真正精髓。但實際上,“藝術團”真正的目的,是以中國傳統文化為幌子吸引觀眾前來觀看,再借演出向觀眾灌輸“法輪功”的歪理邪說和“表演”所謂的在中國遭到了迫害。

  

▲巴黎地鐵里的“神韻”海報,圖源: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如今,成立于2006年的“神韻藝術團”已有六個配套齊全的舞蹈團和管弦樂隊,每團由80人組成,流竄于美國、加拿大等多個國家開展所謂的“全球巡演”。

  根據“神韻藝術團”網站票務信息顯示,演出門票平均售價80美元,每年靠欺騙賺得的收入可能就高達上億元——無數外國人是帶著對中國的興趣而來,卻被一個草臺班子蒙騙賺得盆滿缽滿。

  

▲圖源:“神韻”網站

  而這些斂得的錢財,除了用于“演出”的廣告宣傳、場地租金、演員費用……剩下的大部分,流去了另一個地方——“龍泉寺佛學公司”。

  

▲“龍泉寺佛學公司”,圖源: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龍泉寺佛學公司

  2001年,在“法輪功”被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李洪志潛逃美國兩年之后,紐約州北部奧蘭治縣,屬于鹿苑鎮的140-150號,一座佛塔悄悄建起。它周圍是一片神秘的建筑群,占地1.59平方公里,并注冊為“龍泉寺佛學公司”,屬于非營利組織。

  剛開始,當地居民對此喜聞樂見,不僅受邀參加了“龍泉寺佛學公司”的開放活動,并且他們還以為,這么大的建筑群,一定會為這個小鎮帶來不少的就業機會和稅收。他們以為這不過是一間普通的寺廟,期待著和這群遠道而來的“客人”和睦相處。

  

▲鹿苑鎮居民,圖源:recordonline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龍泉寺佛學公司”背后的主人,其實是邪教組織“法輪功”。

  2006年,李洪志在“龍泉寺佛學公司”中成立了“飛天藝術學校”,稱要將學生培養成專業藝術家。而實際上,這些學生大部分畢業之后就直接被輸送進了“神韻藝術團”——這個“法輪功最大的反華宣傳工具”。同樣,“神韻藝術團”和“飛天藝術學校”,均注冊為非營利組織。

  

▲2017年“神韻”晚會宣傳圖

  與此同時,“龍泉寺佛學公司”的內部設施也一步步走向完善,公寓、教學樓、寺廟、劇場、會議大廳……

  但對外,它大門緊閉。當地居民凱查姆描述了“鏡頭朝外”的監控器,是如何安裝在建筑群周圍“幾乎每棵樹上”的。他說,2006年,“龍泉寺佛學公司”第一次舉辦“開放參觀日”,之后就閉門謝客了。

  

▲“龍泉寺佛學公司”,圖源: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

  進入過“龍泉寺佛學公司”的承包商理查德·亞伯(Richard Aber)說,他看到了一扇由AK47把守的大門。“一個寺廟要槍干什么?難道當地警察不能保護他們嗎?”

  

▲大門被把守,禁止外人進入,圖源: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

  “龍泉寺佛學公司”內部究竟有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不得而知,但是被公開的,是“神韻藝術團”的納稅文件。

  這些文件可以追溯到2008年。那一年,這個組織的凈資產總額已經超過了300萬美元;十年后,在2017年,這個數額已經增長到了9570萬美元。“神韻藝術團”每年的收入,差不多都在1000萬到2000萬美元之間。

  

▲“龍泉寺佛學公司”周圍被拉起警戒線,圖源:recordonline

  根據美國非營利組織收入申報網(Foundation Center)上公布的2017年“免稅組織收入申報表”顯示,“神韻藝術團”將2049.586萬美元列為“節目收入”,將超過1000萬美元列為“業務費”,“捐款和贈款”接近900萬美元。總計1986.4001萬美元登記為2017年的“純利潤”。(以上數據均來自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網站刊載的報告《神韻:一邊公開反共,一邊秘密撈錢》(Shen Yun: FightingCommunism - and making a stack on the side))

  避之不及的“神韻”

  那么,這個每年有巨額收入并且逃避納稅的“神韻藝術團”,風評又如何呢?

  美國《紐約時報》報道稱,在“神韻晚會”演到三名女子被警察“囚禁虐待”的場面時,觀眾陸續走出影院,從數十人一直到上百人甚至更多。

  

▲美國華人抵制“神韻”

  加拿大CBC電視臺播報新聞時,援引了一位觀眾的來信。信中寫道,“看了法輪功的新年晚會,我感覺到上當了”。

  

▲“神韻晚會”的宣傳海報,圖源: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

  英國《電訊報》說,“晚會的雜技、唱歌、舞蹈,所有的演出技巧都是變著法子為法輪功做宣傳服務的”,“歌曲赤裸裸地鼓吹他們所尊奉的法輪功教義的種種好處”。

  英國《旗幟晚報》報道說:“假設晚會還能有點兒好的地方,都可能會讓你忽略其中隱藏的政治意圖,可惜晚會老套而傷感,糟糕的主持人滑稽做作,背景投影令人哭笑不得,舞蹈套路使舞劇導演都感到羞愧難當”。

  ……

  

▲美國華人抵制“神韻”

  就是這樣一個漏洞百出、滑稽可笑的劇團,因為打著宣傳中華傳統文化的招牌,吸引到了一批又一批無辜的人,為“神韻藝術團”和“龍泉寺佛學公司”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財富。

  但終究,這個宣稱自己是非營利的舞蹈團和組織,一定會露出馬腳。

  “龍泉寺佛學公司”糾紛

  2014年1月24日,“龍泉寺佛學公司”所在地鹿苑鎮出臺了《大規模集會法修正案》,規定除非得到鎮委會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通過廣告及其他方式,發起500人以上的大規模集會活動。這其實是為了限制“龍泉寺佛學公司”的活動,如果需要舉辦,應向鎮委會提出申請,同時至少提前120天向鎮管理員報備。

  

▲就“龍泉寺佛學公司”問題舉行的小鎮會議,圖源:國外社交媒體

  2018年10月,“龍泉寺佛學公司”因建造超過四層的木質建筑,但沒有安裝消防噴水系統,被罰款7500美元。

  2019年,“龍泉寺佛學公司”進行了大規模新投資計劃,表明該組織財務運轉良好,當地居民對此感到很失望。因為很明顯,這些新來者,并不打算繳納任何組織稅——“龍泉寺佛學公司”、“飛天藝術學校”和“神韻藝術團”均注冊為“非營利性組織”,從事所謂的“宗教”和“教育”活動可以免稅。

  

▲“龍泉寺佛學公司”,圖源: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

  居民凱查姆(Ketcham)說:“他們從稅單上奪走了數百英畝的土地。這樣一來,我們這些人必須彌補稅收上的差額,每天要花掉我更多的錢”。

  而最終激化矛盾的,是“龍泉寺佛學公司”對當地周圍環境造成的污染。法輪功在遞交的《環境影響報告草案》(DEIS)中,提出了“龍泉寺佛學公司”建筑群的最新規劃項目,包括一座40萬升/天的污水處理廠、一座為“神韻演藝中心”而建的920座音樂廳、一座有30個房間的宿舍樓以及一個停車場。

  鹿苑鎮劇院的前節目總監馬丁·韋克斯勒(Martin Wechsler)說:“一家大型劇院需要餐飲設施,而這些設施在計劃中卻沒有說明,對于垃圾處理和交通方面都將會造成顯著的負面影響”。

  

▲“龍泉寺佛學公司”周邊環境,圖源: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

  肯·波拉德(Ken Porada)已經在當地生活了30年。他說:“蓋雷山路原本就是田園式的住宅區,并不是為每年接待成千上萬游客的建筑群而構建的”。

  鹿苑鄉村聯盟代表格蕾斯·伍特德(Grace Woodard)表示:“‘龍泉寺佛學公司’自詡會給我們這個地區帶來文化,但我們鹿苑人并不買賬。鹿苑鄉村聯盟反對(他們)擴建”。

  

▲被“龍泉寺佛學公司”排放的廢水污染的河流,圖源: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而面對居民們的憤怒,“龍泉寺佛學公司”內部的人是怎么說的呢?

  “飛天藝術學校”的“老師”嚴開新(Kaishin Yen)聲稱:“人們當然擔心河流,但是環境同樣也得適應人類,因為人類的數量比鱒魚還多。”

  原“法輪功”發言人蓋爾·瑞克林(Gail Rachlin,系李洪志的美國后臺老板——譯注)居住在該地區,是一名房地產經紀人。她強調稱:“‘法淪大法’搬到我們地區只會增強該地區的實力”。

  目前,“龍泉寺佛學公司”的開發計劃還不確定能否獲批、何時獲批。據律師默里(Murray)說,最終裁決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但與此同時,“龍泉寺佛學公司”仍在未獲核準的情況下繼續施工。

  每年上千萬的收入,卻利用所謂的“宗教”和“教育”逃避稅收,表面上宣揚中華傳統文化,卻把邪教思想穿插其中,這種行為實在是令人不齒。

  而精神控制、非法斂財、編造邪說、個人崇拜……這些都是邪教常用的手段,以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法輪功被取締20年之后,它依舊在美國以各種手段蒙蔽著無辜的人們。對于這種行為,不單單是邪教組織自取滅亡,更是讓所有人警惕與唾棄。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