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對“法輪功”和顏悅色的美國 為何對本國邪教毫不留情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31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微信公眾號   作者:若文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前段時間(當地時間7月1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召集了包括“法輪功”邪教分子在內的部分人員見面。這次會見,被美方美其名曰“保護宗教自由”,然而實際上,不過是想借此向中國政府施加貿易談判壓力,并且試圖干涉中國內政。特朗普還在會見中說了這樣一句話:“在美國,我們始終明白我們的權利來自于上帝,而不是來自政府。”

 

▲特朗普在白宮與包括“法輪功”邪教分子在內的部分人員會面,圖源:中國新聞網

 

然而,特朗普在“捍衛”這些所謂的“宗教迫害者”同時,另一方面卻又在剝奪和削弱著美國國內少數族裔的權利,一邊當著人權捍衛者,另一邊又施行著各種種族歧視政令。

 

這種虛偽的行為,如同美國對待邪教的態度一樣——

 

對待被中國政府依法取締了的邪教組織“法輪功”,他們和顏悅色,并在暗中提供各種幫助、扶持,而對待自己本國的邪教組織——大衛教,則是斬草除根、毫不留情。

 

這時候還說“權利來自于上帝”嗎?emmmm……不存在的(攤手.jpg)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到1993年,美國得克薩斯州的韋科鎮,這里是大衛教的營地。

 

▲大衛教標志,圖源:維基百科(wiki)

 

大衛教起源于1934年,當時被稱為“牧羊人之杖”,在經過幾次分裂之后,一個名叫大衛·考雷什的人加入了教派,他帶領著一部分人出走,成立了新的大衛教。

 

大衛·考雷什,圖源:谷歌

 

在出走的兩年中,大衛帶領著自己的信徒們,一直住在公共汽車和帳篷里。

 

就像“法輪功”的頭目一樣,為了吸引信徒、招募新的追隨者,大衛聲稱自己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預言了世界末日即將到來,自己將建立大衛王國。

 

不僅如此,由于大衛長著一頭深褐色的卷發,文質彬彬,看上去十分可信,會彈吉他,而且彈得很出色,許多年輕人因此被他吸引。大衛利用年輕人對他的盲目崇拜和信任,樹立起了自己在教內的權威與迷信。

 

大衛和女信徒,圖源:谷歌

 

有了絕對的崇拜,接下來,大衛想要的,是年輕人的肉體。

 

他在教內主張一夫多妻,并宣稱“我為所有人承擔了性愛的負擔”。教內其他的男性,都不能與人發生性關系,而他們的妻子,都將被獻給大衛。他告訴他的追隨者們,在世界末日降臨的時候,不信教的人都會死去。許多人相信了這個謊言,并且以能跟他上床為榮。

 

至于孩子,當然也要冠以大衛的姓氏。

 

 ▲大衛在教內有多個妻子,圖源:維基百科(wiki)

 

接著,大衛開始在小鎮上用軍事化的方式統治大衛教。他規定信徒們必須凌晨起床,誦讀“圣經”,并且一定要隨時做好戰斗的準備。

 

在大衛看來,要想建立一個新世界,必須通過武力。他非法購入了超過20萬美金的槍械以及手榴彈,讓自己的信徒們反復觀看戰爭類的電影;命令教徒們囤積了食物,并大興土木修建教堂,但這個教堂并沒有尖頂的十字架,取而代之的,是高高的瞭望塔。

 

這個像軍事堡壘一樣的地方,被他命名為——天啟牧場。

 

▲天啟牧場,圖源:維基百科(wiki)

 

美國當局其實一直在偷偷關注著這個地方。購買武器、建造軍事堡壘、還有大衛的那些言論......這些行動無一不是對美國政府的挑釁。

 

1993年,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爆炸案后,美國當局決定,不能任由大衛教再這樣發展下去。于是,在1993年2月28日,美國聯邦煙、酒與火器管理局(ATF)出動,前往天啟牧場,以“調查非法軍火”為由,進行突襲搜查。他們經過周密的計劃,選在了星期天早上9點30分動手,由于這時候是禮拜剛剛結束的時間,信徒們應該不會攜帶武器,并且他們還準備了直升機、槍支、防彈衣,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美國警方出動突襲大衛教,圖源:allthatsinteresting


然而,這次突襲卻失敗了,不知道是誰先開了第一槍,槍林彈雨,震耳欲聾。4名特工中彈身亡,6個大衛教信徒被擊斃,17人受傷,甚至連直升機都被子彈擊中。

 

聯邦煙、酒與火器管理局只能宣布,先撤出大衛莊園,實施包圍,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在這個時候,無論通過什么方法,解決大衛教,都是美國當局的頭等大事。

 

與此同時,莊園里的132名信徒(其中46個是小孩),在大衛的指揮下,他們戒備森嚴、荷槍實彈。警方的到來讓他們更加堅信大衛的話——世界末日即將到來,而大衛將帶領他們走向黎明。

 

戒備森嚴的天啟牧場,圖源:維基百科(wiki)

 

對峙就這樣持續著。隨后,美國聯邦調查局也介入了調查。大衛一度答應釋放人質,想要平安離開莊園,但是作為交換,他要求國家電臺播放一段他自制的錄音。

 

然而,在錄音播放不久后,他又反悔了,但是也先后分兩批釋放了19名兒童。

 

他公布了一份錄像帶,證明這里的人不是人質,而是自愿留下的,錄像帶里展示了他與他多位“妻子”、孩子的生活。有一些未成年人還自稱,已經懷了大衛的孩子......

 

▲錄像帶里大衛與多位“妻子”和孩子一起生活。

 

而這一切似乎都被看作是大衛的挑釁。美國聯邦調查局最終決定,要用武力解決問題。為了迫使大衛教徒走出來,他們日夜播放噪音、流行音樂、誦經聲,甚至還有屠殺兔子時,兔子發出的尖叫。

 

9輛裝有氣體催淚彈和榴彈發射器的布雷德利步兵戰車,5輛m728工程戰車,還有數輛坦克嚴陣以待。

 

下一步,美國聯邦調查局又切斷了大衛教的供水和供電,迫使教徒們靠雨水和軍用口糧生存。

 

隨著對峙進一步升級,軍方考慮過射殺大衛,因為害怕他組織大規模的自殺;但面對談判員的詢問,大衛多次否認他存在任何大規模自殺的計劃。僵持仍在繼續。

 

對峙每周要消耗上百萬美元,美國政府也已經無法耐心和妥善地解決這個問題,更重要的是,美國軍方認為,被挾持的兒童存在可能會被性侵和虐待的風險。

 

1993年4月19日,在對峙進行了51天之后,美國聯邦調查局開始進攻。他們首先用坦克在營地的建筑物外墻上炸開空洞,隨即釋放cs催淚毒氣。

 

▲全副武裝的大衛和教徒,圖源:The ARDA

 

然而,六個小時過去了,沒有教徒離開。中午,營地內三個不同區域幾乎同時起火,大火迅速蔓延開來,整個莊園變成了一片廢墟。留在建筑物內的大衛教徒,無論老人還是兒童,大多都被廢墟活埋而死,或被射殺。

 

▲天啟牧場燃起了熊熊烈火,圖源:維基百科(wiki)

 

當天下午15點45分,大衛·考雷什確認死亡。偌大的營地,僅9人生還。剩下的80余人,全部死亡。

 

慘案發生后,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次日便發表講話,認為責任應由大衛·考雷什一人承擔,“是他殺死了他控制的人”。

 

▲韋科慘案后有很多美國民眾公開表示對ATF的抗議,圖源:百度

 

但美國媒體和民眾則批評政府行為過當,一些人還走上街頭大聲抗議,甚至有人喊“ATF今天會對我們開槍嗎?”美國律師柯克·萊昂斯說,他對ATF解釋韋科事件真相的態度表示憂慮,他要他們“停止對美國人民撒謊”。

 

 

大衛教與“法輪功”,從本質上來說,都屬于邪教。無論是李洪志還是大衛·考雷什,都聲稱自己具有神的旨意、是先知,也都利用佛教或基督教等宗教的概念,對信徒進行精神控制,侵犯人權、殘害生命。在中國,“法輪功”信徒曾在天安門廣場制造了震驚世人的“自焚事件”;在美國,大衛教非法購買武器,企圖對抗政府。

 

但同樣面對邪教,為什么美國政府卻采用截然不同的態度對待呢?

 

反觀歷史,我們看到了答案。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松,就曾因引進韓國邪教“統一教”教主文鮮明而著稱。

 

文鮮明自稱是耶穌基督轉世,他的支持者對尼克松忠心耿耿,甚至組織了一場絕食抗議活動,呼吁停止調查水門事件。

 

▲理查德·尼克松引進韓國邪教統一教頭目文鮮明,圖源:觀察者網

 

特朗普此時接見“法輪功”分子,無疑是企圖對中國實行打壓遏制的外交策略。畢竟,中國的崛起,讓美國各界感到深深的恐懼,美國也因此希望從各個方面,遏制住中國的發展。

 

然而,混淆宗教和邪教,想利用“人權”問題來干涉中國內政,無疑是打錯了算盤。這場會見,也是為美國一貫的雙重標準,再添新證罷了。

(責任編輯:江南)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重庆时时